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农权法律网改版啦!进入新版

农民权利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导语
如今,
    因为征地拆迁、企业改制、重大案件和灾害事故损害赔偿和其他社会管理等引发的扰乱社会秩序的群体性事件日渐增多,很多此类事件都会被安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帽子,事实情况就是如此呢还是另有冤情?农权网本专题围绕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进行组织,并以主任王焕申亲身办理的一大经典案例进行分析,为有效地从法律辩护的途径和角度保护农民正当权益进行辩护和服务。

农权经典案例一
案情介绍

    山西省大同市西骆驼坊村村民,因得大高速公路违法占用土地,又不足额给付补偿费,以及路桥设计不合理给村民造成严重损失等问题,村民多次上访,但问题迟迟未得到解决。于是,村民进行了维权抗争,采取了阻止施工的行动。大同县公安机关采取了大抓捕行动。将部分村民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名义逮捕。2005年9月27日,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10月12日,检察院提出撤诉,法院做出裁定,准许撤诉。11月11日晚,被告人被释放,但仍然采取了留一个“取保候审”尾巴的做法。<详细内容>
辩护词

农权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焕申
审判长、审判员:
    在龚茂等人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一案中,我作为龚茂的辩护人,将为龚茂作无罪辩护。辩护人非常坚定地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存在阻拦施工的行为,缺乏最基本的证据;即使被告人确实存在阻拦施工的行为,也没有侵害法律所保护的客体,其行为是法律所明确予以支持的,是正当的维权行为。而且,所指控的行为根本没有达到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要求的客观程度,不存在情节严重,不存在生产无法进行,不存在损失严重,不属于骨干分子,也不属于积极参加者。再者,整个事件实际的组织者是村委会,完全属于单位行为,应该按照单位犯罪的规定来衡量是否构成犯罪。下面,辩护人将分四个问题,每个问题分若干方面来具体阐述辩护意见。
一、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了阻拦施工的行为。
  1、刘元富的证词不应采信。
  刘元富在公安机关的讯问笔录中称龚茂与他一起拦截过车辆。但在刚才法庭审理调查中刘元富称根本没有这样说过,他不识字,讯问人员又没有念笔录。不能排除做假笔录的可能。再者,笔录证明龚茂阻拦施工,却没有指明具体时间,行为内容,缺乏证据的基本要素。因此,刘元富的证词不能采信。
  2、龚秀的证词不能采信。 
  龚秀证明30个人由被告人牵头,经常在被告人家开会。第一、该证据没有具体的说明30人中有谁参加,开什么会,他是怎么知道的?第二、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第三、与他前面的证词内容相矛盾,他前面一直称没人组织;第四、辩护人提交了2005年3月15日村委会的会议记录。该记录明确记载是在该天的会议上一致同意如果不解决问题而施工,就全体上路阻拦。因此,如果说有组织,那正是村委会组织了这次事件。当然,不管谁组织,都不违法。<查看全部>

刑事裁定书


  被告人龚茂,男,19**年*月*日生,汉族,文盲,大同县倍加造镇西骆驼坊村人,系该村粮农,现住本村。2005年5月28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大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9日被依法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大同县看守所。
  辩护人王焕申。
  被告人刘元富,男,19**年*月*日生,汉族,小学文化,大同县倍加造镇西骆驼坊村人,系该村粮农,住本村。2005年5月28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大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9日被依法执行逮捕,2005年6月30日因病取保候审。
  被告人曹顺梅,女,19**年*月**日生,汉族,小学文化,大同县倍加造镇西骆驼坊村人,系该村粮农,现住本村。2005年5月29日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大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29日被依法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大同县看守所。<查看全部>

相关社会报道
  
    修建公路本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然而,大同市的黄花种植基地——大同县西骆驼坊村的村民,却因村前“得大”高速公路的修建,感到有苦难言。因为正在建设的高速公路不光破坏了部分农业浇灌渠道,而且一定程度上影响农用车辆的通行,给正值春耕备播的农民添了麻烦。

   18日记者在西骆驼坊村村民的引领下,赶到村民的农田进行了采访。在这里记者见到,得大高速的路基已修到该村村前,自西而东的公路将村子大部分农田分割成了两个部分。村民告诉记者,全村共有4500亩土地,其中被隔在高速公路南的土地约有2500多亩。在村子东南侧记者见到,原先的农业浇灌渠被正在建设的公路路基封堵,路基下的连通涵洞还未完工,同时,由此而连接的农田浇灌支渠也被破坏。在村子原先连接农田的主干道与高速路交叉的地方,村民们指着一个看样子仅约2米高的涵洞说,稍大一些的农用车根本无法通行,村里的旋耕机等农业机械设施也无法穿过进入农田干活。该村村委会主任龚秀说,去年全村平均农业产量下降了约30%。
    村民们告诉记者,去年开始修路后,因为一部分农田无法浇灌影响了收成。农民徐成金老汉告诉记者,他家共种了8亩地,前年的收入是11万元,去年因没有充足灌溉,收入只有前年的一半。该村村委会主任龚秀说,去年全村平均农业产量下降了约30%。西骆驼坊是一个农业村,农业减产对于全村农民而言,是不敢想象的。现在正是春耕的大忙季节,每日村民都要向他反映这一问题,作为村里的负责人虽心急如焚,但也觉得毫无办法。希望有关部门能关心农民,尽快解决
<查看全部>

法规速递
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规定: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是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行为。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法律解读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 罪与非罪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其中对于“聚”,是纠集的意思, 众者,“三人成众”,即“众”要达到三人以上的标准。按照《汉语大辞典》的解释:“三人以上为众”。
关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一款规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对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立案标准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立案标准如下:   1、行为人有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是构成本罪的关键。此处必须同时符合两点:其一,要有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即干扰和破坏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或人民团体正常的工作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犯罪构成
1、犯罪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但并非一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人都能构成本罪,构成本罪的只能是扰乱社会秩序的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者。   所谓首要分子,即在扰乱社会秩序犯罪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的犯罪分子。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与其他相关罪责界别
(一)本罪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界限 两者在表现形式上可能是相同的,都是扰乱了国家机关、团体、事业单位的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两者的主要区别是情节是否严重,是否使国家和社会遭受严重损失。如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是一般违反治安管理行为,
案例拓展
信访维权是否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案件事实: 2000年12月份,被告人雍某担任某村村委负责人,在为村里修路时,被村民赵某打伤,当天到县人民医院住院。住院期间,为使被打一事得到解决,被告人雍某让谭某等人召集村民打着横幅到县委上访,将县委门前的路堵住,致使交通中断。2005年8月份,雍某因家盖房受阻且家人多次被打,,……
200村民强冲企业闹事 属于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拉横幅、举红旗强行冲进企业闹事,一路引来两百余名群众跟随。5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该案,涉案嫌犯施祖云、丁永建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   检方诉称,2009年6月12日,施祖云、丁永建二人组织起同村王坤敏、肖福荣等几十人在重庆大足雍溪镇木材市场外,……
农权经典案例二
案情介绍

冯群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的案情介绍 


    1999年8月,在河北省藁城市小丰村,发生了一起罢免村委会事件。因该事件,8位农民被藁城市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处以有期徒刑三年或二年不等。

  该案的直接起因是广大村民对村委会不满,一半以上有选举资格的村民签名要求罢免村委会全体成员,但乡政府等有关部门迟迟几个月拒不组织召开罢免会议。在这种情况下,8位农民自己制作了罢免票和票箱,张贴《告村民书》《罢免村委会全体成员理由》等,定于8月24日召开村民会议,启动罢免程序。8月23晚,8位农民被得到消息的公安部门拘留。<详细内容>

辩护词
判决书
结语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作为我国刑法特有的一个概念,在我国刑法分则中对其进行了明确规定,怎样才能算得上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而不是给老百姓乱扣帽子,老百姓怎样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进行辩护,希望通过本专题能帮您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返回顶部